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52小说 >> 寒门状元 >> 第2570章 红颜难觅

第2570章 红颜难觅

江彬没料到,自己苦心为朱厚照安排“节目”,居然会被如此拒绝,连原本自由出入行在的权力都被剥夺。

出门后江彬失魂落魄,半天没回过神来。

许泰道:“江大人,您可赶紧出个主意,那些女人……是送走,还是留下来?”

江彬没好气地道:“陛下说要送走,你敢抗旨不遵?”

许泰眨眨眼,老谋深算道:“就怕陛下是为了堵天下人悠悠众口,但其实内心还是希望得到这些女人……江大人觉得呢?”

江彬冷笑不已:“不知道就别在这里瞎琢磨,其实我听说陛下在南康府城时,宁王派出宁王妃去谈和,自那之后陛下便对宁王妃念念不忘。你还记得钟家那女人吗?一旦陛下心中有了挂念,对别的女人便不屑一顾。”

许泰惊喜地问道:“那现在咱要帮陛下得到宁王妃?”

江彬道:“你知道宁王妃在何处?这次陛下并未将人交给我们……上次咱们甚至还让姓钟的女人逃走了……也就是陛下尚不知晓,若是陛下回到京城跟咱要人,你如何跟陛下交差?”

许泰羞惭地低下头:“这……还真是个难题。”

江彬道:“为今之计,得先限制张苑那老东西的权力,咱以前怎么对他,他现在就怎么对咱……若是他以后不让咱面圣,久而久之陛下还会记得有我们这些人?”

“那可如何是好?”

许泰又没主意了,眼巴巴地望向江彬。

江彬一脸阴损的笑容:“现在张苑得势,地方官员和将领一定会想方设法给他送礼,咱们就拿这件事做文章!”

许泰想了想,用力点头:“明白,咱找准机会就到陛下面前告他的状。”

……

……

朱厚照说不会去见娄素珍,但入夜后心情郁结,终归还是没忍住。

朱厚照把娄素珍安顿在宁王府,为的是让娄素珍接触到以前的人和事,可以舒缓心情,排解郁闷,但显然这对娄素珍的心病并无益处。

“虽说死了丈夫,但现在有朕疼惜她,她应该知足才对……怎么会拒朕于千里之外呢?”朱厚照对此很不理解,觉得娄素珍的举动不可理喻,甚至可以说不识好歹,他却不明白之前自己的举动对娄素珍造成多大困扰。

娄素珍已有求死之心,回到宁王府后便不吃不喝,大有绝食抗争之意。

“陛下。”

朱厚照来到宁王妃住的后院门口,徘徊不前,张苑带着几名太监出现在他跟前。

朱厚照无力地一挥手:“朕不是来见宁妃,不过是想知道她现在情况如何……太医进去瞧过了么?”

张苑神色为难:“人倒还好,就是精神……不佳……”

朱厚照没好气地道:“这样还叫还好?不管怎样,一定要让她恢复过来……以前钟夫人不也是寻死觅活?现在至少安安心心过日子了……哦对了,钟夫人不是跟朕一起南下了吗?现在人在何处?”

张苑低着头,眼睛乱转,嘴里道:“陛下,人您交给了江统领护送,老奴不知……或许您可以派人去问问江统领……”

朱厚照略一思索,好像确实是这么回事,于是便让张苑去跟江彬要人。

半晌后张苑回来,哭丧着脸道:“陛下,江统领说钟夫人留在南京那边……要不,咱早些回南京?”

张苑本来不愿走,毕竟留在南昌城有大把受贿机会……江西地方官员和将领为免除罪责,肯定会不吝惜花钱。但现在他只想早些扳倒江彬,他从一些渠道得知钟夫人逃走的消息,但又怕只是谣传,便想早些回南京让皇帝亲自求证此事。

朱厚照忍不住再次瞥了后院一眼,意兴阑珊地道:“朕才说过要留在江西抚恤百姓,现在忽然又说要走,会不会让人说言而无信?”

张苑道:“陛下给予百姓最大的恩德,便是将狼子野心的宁王给铲除了,避免了兵灾蔓延,同时免除地方税赋……现在地方百废俱兴,陛下何必留下?只要委任相关官员完成陛下交托,百姓便会感恩戴德。”

这话根本就是在糊弄人,不过朱厚照听来却很受用,点头道:“也对,不可能什么事情朕都要亲力亲为,朕出来一段时间了,仔细想想也该回京……不过还是先去南京一趟,朕想跟沈尚书一起回京城……他的差事差不多已完成,朕也取得平叛战争的胜利,心中再也没有遗憾了。”

此时的朱厚照一扫颓丧之气,显得意气风发,迫不及待要到沈溪面前耀武扬威。

看,不但你能纵横疆场取得胜利,朕也可以,朕没有你辅佐也照应取得胜利,朕用兵也是很厉害的。

张苑笑着领命:“老奴这就去安排陛下班师之事。”

……

……

朱厚照原本说要留在江西,转眼又要走,让随行的文武始料未及。

不过到底江西战事已结束,皇帝留下来的意义不大,朱厚照说要走没人觉得这里会出现复叛的情况,至少徐俌等人非常支持朱厚照离开。

此时最不愿意朱厚照回南京的要数江彬。

江彬本以为朱厚照已将钟夫人淡忘,谁知会突然提及,再加上他察觉到张苑在背后推波助澜,觉得这可能是自己面临劫难的前兆。

“陛下要回南京,回去后咱上哪儿找回钟夫人,送至陛下跟前?”许泰听说后非常紧张,赶忙来找江彬问计。

江彬恼火地道:“陛下要做何事,你我能阻挡吗?陛下现在没得到宁王妃,才会有退而求其次的想法……若是陛下跟宁王妃成就好事的话,问题便不大了……”

许泰惊讶地道:“江大人是想……”

江彬一咬牙:“这宁王妃再三贞九烈,也不过是死了丈夫的孀妇,想让她就范并不一定要逼迫她屈从,也可以灌一些迷魂汤,让陛下成就好事。”

许泰道:“好像陛下对于这种事,不太支持……”

江彬冷笑不已:“若陛下神志清醒可能会有所收敛,但这到底是他倾慕已久的女人,若是陛下醉酒后,面前一个俏生生的妇人,会放弃吗?”

“高!”

许泰仔细一想,马上称赞道,“还是江大人高招,在下佩服。”

……

……

朱厚照在南昌没找到乐子,便急着回南京。

消息很快传遍江南。

“……算时间,陛下已出发,会在十天到半月间到南京,若再动身回京城的话,可能需要两个月左右……”

云柳把得到的情报告知沈溪,沈溪面色平静,似乎朱厚照是否回南京或者京城对他而言没什么影响。

云柳道:“若陛下到南京后,很可能会召大人一起回京城,大人要留守新城的愿望可能无法实现。”

沈溪微微苦笑:“从道理上来说,我的差事已完成,身为两部尚书,我的衙门不在新城,当然要回京城……但若是江南再面临战事呢?”

云柳疑惑地问道:“可是大人,现在江南一片太平,即便有些许倭寇尚未平息,但在经历之前的惨败后他们已无法对朝廷形成威胁……陛下不太可能会留您在江南平寇。”

沈溪站起来,走到墙上挂着的巨幅大明地图前,望着图上东南一隅道:“大明隐患,未必是几个倭寇,也有可能是来自于方外之地。”

“大人,卑职不明白。”

云柳没法跟上沈溪的思路,为难地道。

沈溪笑了笑:“有些事不太好对你解释,但通俗一点说,就算现在没战事,我也要让陛下觉得江南仍不太平,必须留下我镇守。”

云柳终于明白沈溪的想法,对于这“欺君罔上”的策略油然生出一种负罪感,更觉得沈溪不该将这么机密的事告诉自己。

“卑职明白了。”

云柳低下头道。

沈溪笑道:“我什么都没说,你怎会明白呢?做好自己分内的事总归没错,剩下的就不用你担心了。”

……

……

朱厚照踏上了回南京的路。

本来他想乘船,但想到船上苦闷,于是决定走陆路。

这也跟他是北方人不习水性有关,朱厚照练习过游泳,但可惜都是在池子或者堰塘里,没有进过大江大河,而且他在船上久了有些发晕,这次坚持走陆路,看看沿途是否有地方官给他送吃喝玩乐的东西。

船上接纳这些东西不方便,走陆路就不一样了,沿途还能欣赏美妙的风景。

回去的路上,江彬等人没什么机会接触皇帝,不过作为军中副帅,此时江彬兵权在手,加上朱厚照身边侍卫都是他的人,他暗中谋划要帮朱厚照成就好事。

娄素珍本来坚持留在江西,不过朱厚照却执意把她带走。

张苑拿娄家和宁王府人的性命作威胁,坚持让娄素珍跟着皇帝一起回南京。

这会儿不但江彬在筹谋让朱厚照得到娄素珍,张苑也在做这方面的努力,此时娄素珍的底线是不失贞,在跟随皇帝去南京这件事上,涉及家人的安危,娄素珍没有太过坚持。

但张苑也隐隐感觉到问题不对,派出专人看管娄素珍,感觉娄素珍很可能在半途寻短见。

这天傍晚一行来到饶州府乐平县城北方的昌江南岸,然后开始扎营……这也是朱厚照怪异的癖好,很多时候他都不喜欢带兵进城,而是选择在荒野之地扎营,这样做什么事情都会很方便。

本来行路一天,朱厚照想早些歇息,江彬却派人来,说是饶州知府为朱厚照送来几十坛好酒,同时还有歌女和舞女助兴。

其实这些美酒和女人都是江彬自己准备的,张苑虽然察觉有异,奈何消息已到朱厚照耳中,张苑根本无从阻止。

朱厚照这几天都过着清心寡欲的生活,因此对酒色之事又变得热衷起来。

“让江彬和许泰一起来陪朕喝酒,哦对了,让郑谦一起来吧。”朱厚照摆了摆手道。

难得饮酒作乐,朱厚照想的是独乐乐不如众乐乐,自己一个人喝那是闷酒,不如叫上“狐朋狗友”,苏通没跟着来,但郑谦却一直在军中,而江彬和许泰也是他的“酒友”。

张苑不想让朱厚照这么容易跟江彬接触,本来他还为江彬送女人和酒的事恼火,如今他控制着局面,不愿意让江彬得逞。

张苑道:“陛下,江统领要负责营防,若有奸邪对陛下不利,当有人主持大局才是。若陛下饮酒的话,只管找旁人陪同便可,让江统领前来的话……或许会让军中再无调兵遣将之人。”

朱厚照看了看周围,这里到底是荒郊野外,这还没出江西地界,万一真有什么宁王余党袭营,确实需要有人站出来主持大局。

而今晚他一定是要一醉方休的。

“行,那就让江彬巡营,把许泰叫来陪酒便可。”朱厚照道。

虽然张苑也不希望许泰前来,但始终在皇帝跟前许泰的影响力远不如江彬,暂时不是心腹大患,只能接受。

……

……

当晚酒宴很热闹。

十几名歌女、舞女姿态妖娆,朱厚照很久没碰过女人,看到女人便心猿意马,更何况还是一群颇具姿色的女人。

郑谦跟朱厚照相处时相对没那么拘谨,换着方儿向朱厚照敬酒。

许泰则显得很沉闷,中途基本没说几句话,这跟江彬不在,他平时少有跟朱厚照直接对话,不清楚皇帝喜好有关。

酒到中局,突然外面有声音传来,却是江彬带了几名侍从过来。

一直侍候在旁,没机会上酒席的张苑马上到帐门处阻拦,喝止道:“江大人,你身披甲胄而来,莫非想造反?”

身后传来朱厚照的声音:“江卿家来了?让他进来吧。”

张苑赶紧转过身对朱厚照道:“陛下,这营地里需要主事之人啊。”

朱厚照一瞪眼:“让他来又不是喝酒的,是朕有事要问他,等说完话就让他走。”

江彬听到这里,一把推开张苑,进入帐篷后大步向朱厚照走去,张苑想跟过去听听朱厚照要交待什么,却被江彬带来的侍从给拦住了。

朱厚照低声跟江彬交待几句,便让其退下。

随后酒宴继续,快到结束时,郑谦本还要跟朱厚照敬酒,朱厚照却摆手道:“朕有些醉了,先回帐休息。”

随着朱厚照离开酒宴,陪客自然没有留下的道理。

许泰对那些歌女、舞女摆手示意,让这些女人往朱厚照皇帐而去,张苑跳出来喝止:“你要作何?”

许泰恭敬地一拱手:“张公公,这些女子都是地方上送来孝敬陛下的,自然要留在陛下跟前侍奉。”

张苑冷笑不已:“难道陛下跟前少了人伺候?不用地方上的人费心,把这些女人都带走吧。”

这些女人不是张苑亲手找来的,心怀芥蒂下,他生怕江彬和许泰搞什么阴谋。

许泰在张苑面前提不起气势,最后只能苦叹口气,匆忙离开。

……

……

这边朱厚照在小拧子和几名太监陪同下进入寝帐,还没进内,便见旁边一处营帐点着红色的灯笼。

朱厚照看着红灯笼愣了好一会儿。

小拧子提醒道:“陛下,赶了一天路,早些歇息吧。”

朱厚照醉醺醺地道:“换个地方歇也行……朕到那个帐篷看看。”

小拧子瞥了一眼,有些诧异怎么皇帐边安排这么一个帐篷,连忙阻止:“陛下,安全为重啊。”

朱厚照道:“朕留在皇帐,谁都知道朕住在里边,如果有刺客来也一定往皇帐而来,说不一定就让他得逞……但若是朕住到旁处就没这方面的担心了,这叫狡兔三窟……哈哈。”

朱厚照洋洋得意,似乎有刺客前来的话真会中计一样。

小拧子无奈,只能陪同朱厚照到了那挂着红灯笼的营帐,还未进去,便见附近有人鬼鬼祟祟窥探。

小拧子紧张起来,正要出言提醒,朱厚照已掀开帐帘进入帐内。

“陛下。”

小拧子健步如飞冲进帐篷准备护驾,但其实周围侍卫云集,并不需要他这样身材瘦弱的太监做什么。

朱厚照进入帐篷,里面烛火通明,他左右看看,驱步绕过竖在帐篷中央的屏风,往后边的床榻而去。

小拧子见状突然意识到什么,心想:“陛下这是有目的而来,外面灯笼应该就是提醒陛下方位……难道有女人?”

只见在烛火照映下,朱厚照的身影出现在屏风上,此时正弯下腰去掀榻上的被褥,似乎一无所获,直起身来自言自语:“奇怪,美人儿在哪里?”

“陛下,何来的美人?”小拧子忍不住问道。

朱厚照回头看了小拧子所在方位一眼:“江彬说饶州知府把他貌美如花的四夫人给送来了,这位夫人吹拉弹唱什么都会,朕特地过来见识一下。”

小拧子听了这话一阵诧异,心想:“饶州知府什么时候这么识相,知道陛下喜欢美色,还喜欢妇人?难道是江彬跟地方上讨要的美人?“

朱厚照本来兴致勃勃,此时没见到人有些泄气,对小拧子道:“去把江彬叫来,朕要亲自问他。”

说话间朱厚照在屏风后坐下,扶额休息。

小拧子领命退下,还没等他出门口,却见张苑心急火燎而来,正好跟小拧子迎头撞上。

“滚开!”

张苑厉声喝道:“咱家要见陛下……陛下!出大事了。”

朱厚照疑惑地抬起头,张苑挣扎着进到营帐,隔着屏风大喊大叫:“陛下,宁王妃……刚刚投河自尽了。”

“你说什么?”

朱厚照霍然站起,额头冷汗迅速渗出来。

张苑道:“陛下,江统领试图将人迷晕后送到陛下跟前,可不知怎的,宁王妃并未喝下加了迷魂药的茶水,不知如何还逃出营地……有人看到她跳河了。”

张苑话语中带的信息太多,涉及到江彬和娄素珍,朱厚照喝醉了脑子迷迷糊糊,一时间竟然没反应过来。

小拧子在旁道:“那这么说来,这帐篷里没有什么饶州知府送来的四夫人,只有宁王妃?”

小拧子话出口,才意识到自己失言,赶紧退到一边不再言语。

朱厚照听到小拧子的“总结发言”后火冒三丈,怒道:“去把江彬那狗东西叫来!赶紧加派人手去河里打捞,一定不能让宁妃就此香消玉殒。”

……

……

一直忙活到半夜,朱厚照都没入睡。

他在等有关娄素珍的消息,结果丑时都过了,也没听说从河里捞起人来。

“陛下节哀,虽然外面不是什么大江大河,但人跳进去,哪里有那么容易救起来?可能冲到下游去了。”

张苑在旁说着话,好似在劝慰,其实是变相火上浇油。

江彬这会儿还试图戴罪立功把娄素珍给找回来,营地内外都因娄素珍跳河之事而忙碌。

朱厚照黑着脸,默不做声。

张苑往小拧子身上看一眼,随即收回目光,继续等着看江彬的热闹。

不多时,许泰带人回来,跪下来向朱厚照磕头。

朱厚照起身过去厉声问道:“人找到了吗?”

许泰道:“陛下,没找到,不过听说捞上来宁王妃的衣衫,在下游河湾处找到的……”

朱厚照目呲欲裂:“为何只见衣衫不见人?”

张苑在旁笑着道:“陛下,这是好消息啊,说不定宁王妃自己游上岸来,找人求助了呢?”

朱厚照恼火地道:“就算她上了岸,为何要脱衣服?这大冬天的河水有多冷?她不怕冻死?”

许泰继续磕头:“回陛下,江大人已带人往下游去找了,并在沿河布置渔网,若是有消息的话会及时传回。”

“混账东西!”

朱厚照一脚踹在许泰的身上,怒不可遏,“都是你们这群酒囊饭袋自作主张,还要帮朕得宁王妃呢,现在把人给弄丢了!营地防备这么严密,她是如何出去的?”

“这个……”

许泰没法回答朱厚照的问题,毕竟当时他陪着喝酒,这边的事基本是由江彬的人在负责。

只是事后知道人给弄丢了。

“赶紧去找。”

朱厚照怒道,“找不回来,你跟江彬就去投河!”

“是,陛下。”

许泰赶紧起身出营帐传令。

……

……

经过一夜,江彬带人沿河二三十里都找遍了,甚至天亮后还派水鬼下水打捞,依然一无所获。

朱厚照站在营门口,看着前方的昌江,整个人显得异常凄哀:“这么一条河,冬天枯水期水面狭窄,就能让一个大活人活不见人死不见尸?”

张苑道:“可能是宁王妃想借此方式逃遁。”

朱厚照恼火地道:“她一个妇道人家,手无缚鸡之力,这么冷的天气,跳进河水里还能自己游上岸来?”

朱厚照看着湍急的河流,面色惨白,两眼无光,此时他基本接受失去娄素珍的现实。

最后江彬和许泰在朱厚照传命下回到营地门口,跪下来负荆请罪。

朱厚照道:“大军不着急走,这几天必须要找到人……活要见人死要见尸,也让地方上加派人手,谁能找到……哪怕只是尸体,朕也重重有赏。”

……

……

朱厚照本来着急回南京,但出了娄素珍跳河这件事,又改变了主意,坚持要把人找回来。

而此时,娄素珍已在人护送下,由山间小道往东面的大山而去,连她自己都不知道是怎么出营地的,因为当时她的确喝了茶水,昏迷不醒,而江彬收买的宫女也确定娄素珍睡在榻上后才离开。

“你们要带我去哪儿?”娄素珍脑子昏昏沉沉,不知自己在什么地方,只知道外面的人着急赶路。

“王妃勿惊,是王爷派我们来救你的。”

前方传来一名女子的声音,乃是北地口音。

娄素珍惊讶地问道:“王爷?是宁王吗?王爷不是已经……”

外面那女子道:“王爷临死前派我们来救王妃。”

这解释显然不能得到娄素珍认同,她对自己的处境,还有当前时局很了解,心想:“宁王不顾夫妻情分,派我去南康府城跟陛下谈和,怎么可能临死前派出人来救我?而且宁王的人有这么大的本事,能在戒备森严的营地里将我带出来?”

“我们还要走多远?”

娄素珍不想计较到底谁要救自己,她只想知道下一站去哪儿。

那女子道:“去一个没人认识你的地方……若你不想走,我们也不强求,尽可回到那营地。”

娄素珍非常无奈:“身似浮萍,何来选择的权力?我不想留在陛下的营地,更不想进入宫墙,不过这普天之下莫非王土,你们能带我去哪儿?”

女子继续赶着马车,道:“这就不需要你管了。”

说话间,马车到了一处林子,那女子道:“前方大山横亘,没法通行马车,所以王妃只能步行……等翻过这座山便会有人接应。劳烦王妃收拾一下,准备下马车了。”

娄素珍没多说,赶紧整理一下,但其实除了一袭衣衫外根本没什么需要她收拾的,因为此番逃亡她根本就没带任何家当。

等从马车上下来,娄素珍四处看了看,只见四名蒙面的黑衣人就在左近,正警惕地到处打望。

娄素珍不问这些人的来历,直接一摆手:“劳烦你们在前面带路吧。”

**********

隆重推荐瑞根历史官场养成大作《数风流人物》,白金作者质量保证,欢迎前去品鉴!

喜欢寒门状元请大家收藏:(www.52xs.cc)寒门状元52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寒门状元最新章节 - 寒门状元全文阅读 - 寒门状元txt下载 - 天子的全部小说 - 寒门状元 52小说

猜你喜欢: 辽东之虎田园大唐甲午崛起三国隐侯明贼汉阙极品皇帝逍遥江山回到三国的无敌特种兵梦幻初唐临高启明兵锋王座老胡同跃马大唐大明文魁大唐好相公大唐技师大唐将军烈争霸天下远东1628倾危大秦金牌小书童三国之博弈天下恶鲨日耳曼全面战争大明枭
完本推荐: 诡秘之主全文阅读老子就是大魔王全文阅读带着空间重生全文阅读神魔供应商全文阅读随身带着一口泉全文阅读巫皇全文阅读圣王全文阅读炮灰晋级计划书全文阅读妖孽保镖全文阅读天珠变全文阅读仙逆全文阅读神级幸运星全文阅读诸天投影全文阅读降爱凡辰全文阅读带着仓库到大明全文阅读大主宰全文阅读田园大唐全文阅读深夜书屋全文阅读召唤万岁全文阅读都市超级公子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战神狂飙仙宫氪金成仙觅仙道我的冰山总裁未婚妻无限之次元幻想他养的小可爱太甜了伏天氏特拉福买家俱乐部丑妃的种田之旅九龙圣祖冷宫娘娘有喜啦美食供应商乘龙佳婿三寸人间都市超级修仙人如果能少爱你一点末日与丁诺黎武神皇庭木叶之最强嘴遁帝霸最强特战狂兵诸界无限天才神医混都市我的极品小姨三国之巅峰召唤攻略极品总裁神秘妻韩娱之透视未来无垠

寒门状元最新章节手机版 - 寒门状元全文阅读手机版 - 寒门状元txt下载手机版 - 天子的全部小说 - 寒门状元 52小说移动版 - 52小说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