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52小说 >> 寒门状元 >> 第2569章 改性子

第2569章 改性子

江西战事已平,沈溪终于放下心中大石。

当晚他没有回府邸,而是去了马怜的住所,如同一个不用早朝的皇帝,沈溪在马怜这里可以放下所有包袱。

饮酒作乐到深夜,沈溪醉眼朦胧中回到卧房,马怜随侍在旁,悉心服侍洗漱。

“主子有心事?”

马怜神色拘谨地说了一句。

因为之前的酒席上,欣赏歌舞表演时,沈溪一直表现出心不在焉的状态,让马怜准确察觉到沈溪心中所想。

沈溪坐在床沿边上,没有回答马怜的问题。

马怜将盛着洗脚水的铜盆拿起来,到门口转交给丫鬟,然后回来继续帮沈溪宽衣。

沈溪突然一把抓着她的手,让马怜非常不适应。

“你跟我有几年了,我心中想什么,你能看得出来吗?”沈溪问道。

马怜螓首微颔,稍微思索后道:“主子想什么,奴不清楚,但有心事奴还是能瞧得出来的……若是主子觉得奴可以帮您开解,尽管可以说跟奴听听。”

沈溪摇头:“很多事,你不懂。”

马怜却显得很倔强,抬头看着沈溪:“主子不说,又怎知奴不懂呢?”

沈溪放开手,示意马怜坐在自己旁边,问道:“你知道朝堂上多少人跟我作对吗?”

当沈溪话问出口后,马怜哑口无言,不过她随即意识到这根本就是一个没有答案的问题,朝中到底有谁跟沈溪作对,怕是连沈溪自己都不清楚。

“很多。”马怜道。

沈溪笑了笑:“说得对,很多人跟我作对,甚至我带兵出征,为国为民,都有人在背后搞风搞雨,想让我战死疆场,哪怕因此损失大明的利益,但只要我回不来,他们就心满意足了。”

马怜很生气,咬牙切齿道:“这些人可真该死。”

沈溪却很平和:“站在我的立场,他们的确该死,但这是官场,他们当我是政敌,巴望着我死其实没什么不对,只是有时候他们做事的方式太过阴险毒辣了些,就像现在,这新城内便有人想我死,幸好我发现得早。”

“什么人?”

马怜好奇地问道,“有人要刺杀主子吗?”

沈溪道:“一些人潜进新城来,囤积火药,伺机搞破坏,还不知从何处搞来火铳,准备找机会刺杀我,但被我的人发现,经过一番搏杀,好不容易清除隐患,可惜没拿到口供。其实不用审,我就知道是什么人想让我死,我在大明太过碍眼了。”

马怜不担心这件事跟自己有什么关系,也不会觉得这件事跟哥哥马昂有关。

马怜低下头:“主子本事高超,自然会被人觊觎……不遭人嫉是庸才嘛……主子其实可以报复回来。”

沈溪叹了口气:“若我真的进行还击,那不正好落到某些人的圈套中?大明还有宁日吗?朝堂纷争从无休止时,我还不如早早从朝中退下来,过几天安稳日子。”

这下马怜不能接受了,道:“主子要退出朝堂?不可!万万不可!朝廷需要您。”

沈溪道:“是否需要,要看时候,宁王叛乱已平,大明内忧外患基本已消除,我能发挥作用的地方已相当有限。接下来我会留在新城,过几天太平日子,就算陛下召我回京,我也不回……留在这里多好,这是完全属于自己的地盘,有酒……呵呵,还有美人。”

当沈溪说到有美人的时候,伸出手指,抬起马怜的下巴。

马怜俏脸通红,尽管她并非第一天跟沈溪,但她仍旧如初次见面一般,每次在闺房中面对沈溪时都那么的羞涩和充满期待感。

沈溪微笑打量马怜如花娇颜:“你很好,就像一剂灵丹妙药,及时驱除心灵的阴霾……每次有什么忧愁,见到你后便能化解,我很高兴你陪伴在我身边。”

马怜羞涩地道:“能为主子分忧,是奴的福气。”

沈溪笑着摇头:“那些俗套的恭维话不必说了,你的好我看在眼里,记在心理……其实你不必总是想着如何巴结和讨好我,有你在这里便已足够……哦对了,这几天我让人送来的东西,你可还满意?”

沈溪这段时间忙着照顾家里人,无暇到马怜这里来陪伴,所以送了不少金银珠宝和女人用的绫罗绸缎、胭脂水粉等东西,以安抚马怜的心。

马怜道:“太多了,奴用不完。”

“总归是有需要的。”

沈溪道,“女人得靠这些傍身……或许我不能从别的方面给你安全感,但若是连这点东西都不舍得,那对你也太不公平了。”

这次马怜没答话,对她来说,金银珠宝还是有用的。

哪怕她自己不需要,手下歌姬舞姬也需要,这院子开销很大,马怜为了固宠,兄长送来的女人来者不拒,平日还要从外面买琴棋书画,换着法让沈溪找到新鲜感,让沈溪怀念这院子的同时也眷顾到她。

沈溪道:“以后每个月初、月中,我都会让人送一些过来,你自行打理,这院里你便是主人,该补充什么你不必问我。”

“嗯。”

马怜之前基本没有经济自由,现在沈溪给了她这种自由,让她有了一种女主人的心态。

沈溪打了个哈欠:“时候不早,我也累了,早些歇息吧。”

马怜见沈溪脸上满是倦意,赶紧道:“奴还未好好侍奉主子。”

沈溪微笑着摇头:“这几天太累了,下次吧。”

在应付女人上,之前沈溪还算得心应手,但可惜在沈家一大家子到新城后,他便感觉自己分身不暇,家里娇妻成群,外边还有惠娘、李衿、云柳和熙儿,再加上马怜,他有些吃不消了。

不过他到底血气方刚,此时尚能应付,不过在某些时候他只能高举“免战牌”。

马怜显得很乖巧:“主子最近很忙,奴也不能时常见到主子,难得主子来,若是奴不好好侍奉,便是奴的罪过。”

说话间,马怜帮沈溪宽衣。

沈溪脸上始终挂着笑容,无意改变之前的态度,而且此时的他的确有些倦了,加之喝了一些酒,睡意袭来,也就顾不上其它,而且眼前也并非是初欢的少女,马怜跟他算是老夫老妻,有些事情避过也没什么。

不过显然马怜不愿意轻易放弃讨好沈溪的机会,即便沈溪已躺下,她依然凑过来,当她温柔地钻进被窝,以特殊的方式讨好沈溪时,沈溪也没拒绝,微笑着闭上眼,任由马怜胡来。

……

……

朱厚照乘船直抵南昌,然后带兵顺利入城,此时他才知道,原来宁王之死并非是造谣或是什么阴谋诡计。

宁王确实死了,尸体摆在他面前,一座刚刚经历战乱的城池尽归他手。

“恭贺陛下平定贼乱,陛下千秋万载,国泰民安。”众文臣武将来拜见朱厚照时,张苑当着徐俌、王陵之和江彬、唐寅等人的面,在朱厚照面前恭维。

朱厚照皱眉不已:“什么千秋万载,朕又不是武侠说本里的绿林魁首,想要一统江湖……说得这场战争有多复杂一样,朕平息叛乱根本就没费什么劲……不过朕此番取胜也算是对大明有功,回去后内阁和司礼监商量着给朕定个封赏吧。”

朱厚照很得意,他自然而然将首功归到自己身上,丝毫也没有谦让的意思。

张苑笑道:“陛下此战居功至伟,定当铭记史册。”

在张苑看来,要给朱厚照彰显功劳,只能是在史书上浓墨重彩地记录一笔,把皇帝尽量描述得英明神武便可。

但显然朱厚照追求的不是这个,更想用更特殊的方式彰显自己,一如历史上他为自己封公一样……连皇帝都不做了,捞一顶国公的帽子戴在头上,显得自己很有本事。

不过眼下朱厚照显然没想到封公这一层,兴致勃勃地道:“诸位卿家此战中功勋赫赫,尤其是小王将军,多亏你深入敌后打开局面,否则战事没这么快结束。朕这几日留在南昌城,酌定论功行赏之事……若有宁王余孽也要一并铲除。”

徐俌道:“陛下,叛乱已平息,您应该早些返回京城才是。”

在朱厚照南下前,徐俌希望皇帝临幸江南,这样他有更多接触和讨好皇帝的机会。

可是在经历平宁王之乱后,徐俌改变了态度,希望朱厚照能早点回京城,这样他就可以过几天清静日子。

徐俌想的是:“若是让小皇帝继续留在江南,指不定又要搞什么花头,别下一步又要带兵出征。”

朱厚照冷冷地瞥了徐俌一眼,目光好似在说,朕现在心情好没跟你算账,你居然敢劝朕离开?

皇帝皱眉一语不发,张苑知情识趣地道:“徐老公爷,陛下刚平江西之乱,此时江赣之地正值百废俱兴,陛下要留在这里督促地方战后重建,有何不可?你让陛下离开,是否别有居心?”

徐俌赶紧为自己辩解:“陛下不在京城,只怕日久生变……老臣绝无他意。”

朱厚照显得很不耐烦,一摆手道:“朕暂时不想走,首先得把军务整顿好,厘清叛乱分子,诛除首恶,再抚慰因战乱流离失所的灾民,妥善进行安置。朕准备免去江西地方一年钱粮税赋,这些都需要时间完成……你们退下吧。”

“臣等遵旨。”

皇帝跟前,大部分文臣武将都没有发言权,恭敬领命离开。

所有人都自觉退下,最后只留下张苑。

张苑上前:“陛下,这几日宁王妃茶饭不思,人也消瘦许多,可能因宁王之死而郁结在心……陛下,您是否要前去安慰一番?”

朱厚照瞄了张苑一眼:“你当朕说留下来,是为照顾宁王妃的情绪?朕要得到她,不用等到今天……不过她如此折磨自己,朕也心疼,赶紧安排人去打点,不行的话先将她送回娘家,等她精神恢复一些再随朕回京城。”

……

……

虽然娄素珍在朱厚照跟前寻死觅活,但朱厚照未就此打算放过,而是变着法想得到这倾国倾城的佳人。

不过娄素珍到底是宁王正妃,又是儒学世家的千金小姐,朱厚照知道自己要得到娄素珍非常不容易,光是娄素珍在他面前寻死,便让他苦恼不已。

“朕总不能绑着她硬来吧?那样有何情趣可言?就算得到她,回头她还是会寻死……这种被儒家思想洗脑的女人真是麻烦。”

朱厚照说要在江西做大事,但其实就是想留下来看看有什么吃喝玩乐的好东西。

平定宁王之乱后,朱厚照觉得天下承平,所有心腹大患都已清除,正是他在地方上好好快活的时候,完成当年他作为太子巡游江南时未竟的心愿。

不过显然在刚经过战火的南昌城,他未找到什么“乐子”,此时他最牵挂的两个人,一个是他觊觎不已的娄素珍,另外一个仍旧是他尚未得手的沈亦儿。

“真是难缠。”

朱厚照左思右想,都想不到如何得到两个女人,精神有些萎顿。

恰在此时,江彬带着许泰来见。

江彬带兵出击,无法再控制皇帝跟前言路,使得张苑的势力再次膨胀,这次江彬回来力图将张苑的势力给打压下去,重振当初在皇帝跟前得宠的威风。

“起来吧。”

朱厚照见江彬和许泰半跪行礼,不耐烦地摆摆手。

江彬起身道:“陛下,军中事务……”

没等江彬把话说完,朱厚照已然打断,厉声喝道:“这几日朕不想过问军务,一应事情都交给你们去办……有事说事,没事的话可以先退下去了。”

江彬道:“陛下,臣带兵往江西来的路上,找到一些民间女子,都颇有姿色,希望能服侍陛下跟前。”

“哦?”

朱厚照一听顿时瞪起眼。

江彬为了满足朱厚照私欲,带兵前往江西的路上,通过强抢的方式抓了十几名女子,这些女子在江彬看来都颇有姿色,可以作为筹码换得朱厚照宠幸。

江彬一脸媚笑:“人就在营地里,是否给陛下您送来?”

朱厚照原本感兴趣的脸色陡然收敛,换上一副厌恶的表情,气冲冲地道:“朕让你带兵打仗,你却沿途找女人……不用说这些女人也是你用劫掠的方式得来的吧?朕平宁王之乱,在于宁王造成地方混乱,而你的作为,不是让天下人都觉得朕是昏君,甚至连宁王都不如吗?”

江彬未料到朱厚照会如此义正词严地指责他,惊讶之余只能跪下来认错:“陛下,臣思虑不周,不过这些女子……都是自愿而来。”

朱厚照怒道:“这种事也有自愿的?她们愿意离开自己的父母亲人、丈夫孩子到朕跟前来?骗人的鬼话少说,赶紧派人把这些女子送回去,朕不想再听到有类似的事情发生……若再有下回的话,朕为你是问。”

虽然江彬不明白为何朱厚照会转性子,但此时他却不得不遵从圣谕,磕头道:“臣遵旨。”

朱厚照皱着眉头,本来他还有事要跟江彬和许泰交待,此时却不耐烦了,摆摆手道:“你们退下吧,没有允许不要再来见朕!”

喜欢寒门状元请大家收藏:(www.52xs.cc)寒门状元52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寒门状元最新章节 - 寒门状元全文阅读 - 寒门状元txt下载 - 天子的全部小说 - 寒门状元 52小说

猜你喜欢: 凌云志异倾危大秦老胡同权臣抗日之浩然正气混血八旗天魔极乐萌娘三国演义神话版三国醉枕江山逍遥县令远东1628我的第三帝国恶鲨回到晚清的特种狙击手明朝败家子汉皇刘备明越坡之蛟龙入海汉阙兵锋王座三国之巅峰召唤三国好孩子异世帝王之召唤猛将田园大唐大宋好屠夫大明王侯
完本推荐: 开挂闯异界全文阅读骑马与萝莉全文阅读逆天邪医:兽黑王爷废材妃全文阅读权臣全文阅读妙手小村医全文阅读三国之熙皇全文阅读电影时空超级英雄全文阅读发个微信去天庭全文阅读天才小毒妃全文阅读带着仓库到大明全文阅读重生九零年代:萌媳宠上天全文阅读超级全能巨星全文阅读位面之穿梭系统全文阅读近身狂兵全文阅读都市俗医全文阅读至强兵锋全文阅读大小姐的贴身僵尸全文阅读少女契约之书全文阅读战皇全文阅读仕途天骄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箭魔我的超级庄园超强兵王在都市永恒国度从1983开始九天仙缘娱乐圈里的钢铁直男山海八荒录攻略小社会重生之星空巨蚊悲剧发生前[快穿]全知全能者黑科技制霸手册位面宇宙刺客伍六七之剑客陆九雷武墨唐透视小保安儒武争锋龙神至尊驸马要上天重生八零锦绣军婚总裁校花赖上我摄政王他叫我小祖宗异地生存路三国之巅峰召唤大唐不良人女总裁的王牌高手归藏剑仙魅医倾城:逆天宝宝腹黑爹

寒门状元最新章节手机版 - 寒门状元全文阅读手机版 - 寒门状元txt下载手机版 - 天子的全部小说 - 寒门状元 52小说移动版 - 52小说手机站